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表广西风采网:家破人亡 這就是全家習練“法輪功”得到的“福報”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26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a href="#" onclick="doZoom(16)" style="cursor:hand" class="xinwen">大

广西快乐双彩预测分析中国福彩网 www.goynq.com   我原本有一個溫馨和睦、幸福美滿、生活富足的家庭,然而,自1997年父母親開始習練“法輪功”后,家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他們因思想受“法輪功”的毒害,為了“修煉圓滿”,放棄了事業,放下了親情,拋棄了一切,且拒醫拒藥,小病熬成癌癥,最后離開了人世。一個原本美滿的家庭被“法輪功”一步步摧毀,演繹了一個連鎖悲劇。

  父母為祛病健身而習練“法輪功”

  我叫王嘉,現年35歲,出生于廣東省汕頭市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家里歷代務農,很貧苦,一直等到我父親于20世紀80年代末去城里經商,生活條件才逐漸好起來。父親在城里買了房子,我們從此不用再寄居于朋友家里。我還記得那些日子,父親很喜歡音樂,他買了一套進口音響,晚上在家里經常播放CD,一家子在一起聽古箏曲、二胡曲、歌曲,一邊用古老的炭爐燒水泡工夫茶,邊喝茶邊聽音樂,父親還教我們如何欣賞音樂。有時候,我們在家里一邊放錄像看電影,一邊煮咖啡、品咖啡,其樂融融……至今,那都是我寶貴的記憶。

  但是,自從父母親接觸“法輪功”之后,噩夢開始降臨……

  我父母不僅身體不好,而且在打拼創業的過程中,飽嘗人情冷暖和人心的險惡,常覺心灰意冷。特別是父親,經常悶悶不樂,活得十分壓抑,即使事業上的成功也不能給他帶來真正的快樂。所以,他在業余時間常常通過欣賞音樂、彈奏樂器來抒發、排解內心的苦悶情緒。后來,90年代初的時候社會上流行氣功,父母為了強身健體,開始習練各種氣功。

  1997年初,我父親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了一種功法的錄像帶和錄音帶,叫作“法輪功”。為了祛病健身,父母開始習練。然而,原本只是簡單地為了健身,練著練著卻逐漸癡迷進去,變成是為了追求“修煉圓滿”。

  父親的一生,坎坷波折,一路走來甚是艱難。然而,他人生中最大的厄運,當數他習練“法輪功”之后的經歷。是“法輪功”害他在年僅51歲的時候就被病痛折磨致死,留下遺憾無數。這是我和我的家人心里繞不過去的最深一道傷痕。

  人性被扭曲,家庭失去幸福

  我父親本來并不迷信愚昧。他是個多才多藝的人,比較有智慧,在練“法輪功”之前已經事業有成,人脈較廣,且他為人正直、品德端正,故頗受人敬重,在本地有一定的名聲??墑?,當習練“法輪功”一段時間之后,他明顯就受到了“洗腦”和“精神控制”,我母親也一樣。他們把家里其他的氣功書籍全部丟掉,按李洪志所謂“不二法門”的要求做,只讀“法輪功”的書,每天花很多時間“學法練功”,其他的事情和興趣愛好都放下了,整個生活變成了以“法輪功”為中心,以“法輪功”為全部內容,這好像成為了他們活著的唯一意義。

  李洪志的歪理邪說,描繪了巨大而又無比美好的“天國世界”的藍圖,以此“天上”的利益來誘使人們放棄現世間的一切,只要你對此有所貪求,或者悲觀厭世,就難免上當受騙,甚至因之失去一切。

  李洪志要求修煉必須舍棄名、利、情,必須舍棄常人的一切,才能圓滿上天。所以,父親不再用心經營生意,認為錢夠用就好,放棄了許多項目;不再像以前一樣關心我的學業和成長,認為人各有命,順其自然就好;不再喜歡彈奏音樂,不再熱衷書畫,認為這些都是常人的“執著”;一家人也不再像以前那樣一起看電影、看電視,不再歡笑一堂,不再外出旅游。因為,這一切都是“修煉人應該放棄的”。

  我母親沒有上過學,沒有文化,但是個心地相當善良的人,無論是以前貧窮的日子,還是后來富裕的時候,她總是盡力照顧一家人的飲食起居,自己吃苦,把舒適留給家人。她很迷信,在沒練“法輪功”時,時常都要去燒香拜神求保佑。在習練“法輪功”之后,她就把李洪志當成了神,虔誠地崇拜,每天都很勤奮地練功,心里總是期待著能早日“圓滿上天國”,脫離人世苦海。她總是說:“做人太苦了?!鄙疃雜謁此?,好像變成了修煉路上的一種累贅,柴米油鹽都變成了任務似的,恨不得一天24小時都用于練功才好。李洪志說“吃什么東西都不能執著”,所以,她也不再講究一家人飲食的口味與營養;李洪志說“你左右不了你父母兒女的命運”,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所以,母親變得對親人越來越冷淡,生怕“情”動搖了她修煉的決心。

  “圓滿”邪說:李洪志宣稱人原來是天上的神,因為“起執著心”,失去“德”掉到地上成為凡人,要通過修煉“法輪功”才能“圓滿”回到天國;不修煉,人就要在“法正人間”中淘汰。許多“法輪功”練習者癡迷“圓滿”導致精神失常,家破人亡,甚至殘殺他人。

  自從父親母親癡迷“法輪功”,從前家里那些幸福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父母與我之間,隔閡越來越大,關系越來越疏遠。在那個我最需要父母關心的階段,他們卻不再關心我的成長,因此,我也逐漸變得偏激叛逆,孤僻而自暴自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每天放學回家看到他們與功友一起朗讀《轉法輪》,我就自然而然地有一種反感、排斥的情緒,時不時地要找他們吵上一架,發泄一下心中莫名的不滿。生活就這樣,好像被一種無形的黑暗籠罩著,我當時不懂自己為什么會這樣,不曉得這是因為“法輪功”破壞了父母對我的感情。

  為練“法輪功”,一意孤行

  在李洪志“放下名利情,圓滿上蒼穹”的蠱惑下,父親母親不僅對親人淡漠,對朋友也日漸疏遠。特別是父親,不再外出應酬,不再經營、維護各方社會關系,乃至于多年的老同學、老朋友也都漸漸不來往了,有的甚至反目絕交。父親介紹“法輪功”給好友趙基,趙基不肯學,認為“法輪功”不怎么樣,反過來介紹我父親學其他氣功,結果,兩人在“法輪功”的觀點上產生了沖突,父親不再跟他交往。父親又向多年好友王義、蔡賓宣揚“法輪功”,他們沒興趣學且勸我父親不要太投入,還提出了一些比較尖銳的意見,但是父親很反感,雖然王義他們仍像以前一樣隔三岔五找我父親喝茶,可是我父親卻把他們視為修煉的干擾,對他們態度很不好,結果他們憤而離去,父親一氣之下摔門泄憤,雙方自此絕交?;褂幸桓讎笥訝拔腋蓋尊б婪鸞?、學習佛經,父親則勸他修煉“法輪功”,雙方互不聽從,此后分道揚鑣,再也不聯系。

  人一旦受到“法輪功”的思想毒害,就會變得哪怕一點反對“法輪功”、批評“法輪功”的聲音都聽不進去,只要有人對“法輪功”有不同的看法,“法輪功”癡迷者就會感到如同針刺在心一樣,并且強烈地排斥對方。除非對方也認同“法輪功”,最起碼是不反對“法輪功”,否則,別說是做朋友,有時甚至連親人也做不成。這正是“法輪功”的可怕之處,它使我父親“趕走”了一個又一個親友,朋友圈逐漸變成了全是“法輪功”的功友,社交的內容全是“法輪功”。

  如果說,我們的親人和朋友都必須由“法輪功”來決定,只要不認同“法輪功”,親人和朋友都可以反目成為“仇人”,那么,世界上還有什么比這種對人性的扭曲更邪惡的嗎?“法輪功”之邪,由此可以想見。

  為弘揚“法輪功”,傾盡家財

  回想當初,我的父親母親之所以會受李洪志欺騙進而癡迷,是有多種原因的。當一個人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久已疲憊,內心消沉,盼望能得到解脫,而又缺乏對真正的佛法和佛教文化的了解的時候,遇到了偽善的假佛法,就很容易上當。李洪志正是抓住了人們向往美好、想要尋求心靈解脫的心理,鉆了人們對佛法無知的空子,乘虛而入。

  李洪志說:“弘揚大法是每個人該做的事?!蔽業母蓋資且桓鋈刃某Φ娜?,當他信以為“法輪功”是真佛法,他就想讓更多的人也受益,也能來練“法輪功”。于是,他為了弘揚“法輪功”,又出錢又出力,完全是把“法輪功”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來做。由于父親能夠主動積極地弘揚“法輪功”,活動能力強,“弘法”的力度大,所以,他后來自然而然地擔任了汕頭市輔導站的站長。

  為弘揚“法輪功”,父親自己倒貼了不少資金,用來租用禮堂、會場、劇院等場地,以開辦“九天學習班”,免費讓群眾進去觀看李洪志的《大連講法》《廣州講法》等“講法”錄像,發展新學員;又多次租用場地開辦“修煉心得交流會”,開辦“輔導員培訓班”“輔導員加強班”等,以帶動老學員、培養輔導員。父親除了幫助各地建立“法輪功”練功點,還時常親力親為地做弘法的各種具體事:經常去公園練功點練功,手把手教新學員練功,向旁觀者介紹“法輪功”;還?;ê芏嗍奔涓粗評詈櫓鏡摹敖卜ā幣糲翊土飯β家舸?,無償提供給學員;對于經濟特別困難的學員,甚至施以援手幫助他們解決生活困難。

  父親不僅為了修煉“法輪功”把他原來的生活和人生追求都放下了,而且用自己的力量為“法輪功”在當地的傳播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卻萬萬沒料到,自己弘揚的不是佛法而是邪法。

  我受父母影響,誤信“法輪功”

  到底“法輪功”是什么樣的一種功法,可以讓我的父母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為什么我的父母變得每天都圍繞著“法輪功”而活?時間長了,我漸漸開始感到好奇。1998年底,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偶然興起,拿起家里的“法輪功”書籍《轉法輪》開始翻看,結果這一看,把我給看進去了。那一年,我才18歲,正在讀高三。由于年少無知,對于什么是真正的“佛法”,對于什么是真正的“修行”,我根本就一無所知,一竅不通,也缺少邏輯分析和分辨是非的能力。當時只是覺得李洪志講的“真善忍”很好、很對,好像一下子就講到心里去了,滿足了自己內心的道德向往,而且“法輪功”書里講的東西很新鮮,從來沒聽說過,其實本來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佛法,所以我以為這就是佛法了。而且,畢竟有父母相信在先,我也就自然跟著相信了。隨后,我就開始學習“法輪功”的功法,有時,早晨還跟父母一起去公園練功點參加集體練功。所幸的是,當時我臨近高考,備考復習很緊張,也就沒有多花時間去習練“法輪功”或者參加更多的“法輪功”活動,也就使得我對“法輪功”不甚癡迷、中毒較淺,當時沒有直接造成什么危害,我還是順利地考上了大學。

  李洪志說:“一人練功,全家受益?!逼涫滴宜?,是一人練功全家遭殃,一人撞邪全家倒霉。父親練“法輪功”,把母親和我一起給害了,造成日后全家人連綿不絕的悲劇。

  1999年7月22日,國家取締“法輪功”,電視上不斷地報道有關“法輪功”的消息,揭露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真面目和違法事實,但是,我們對于國家的政策感到很震驚,難以理解,不可接受;對于電視上關于李洪志和“法輪功”的負面報道,我們半信半疑,如芒在背,心似針刺,感到有無形的巨大壓力,路該怎么走,一時無所適從。我們等待李洪志發表“新經文”指點迷津,可是李洪志卻銷聲匿跡了。幾經彷徨猶豫,我們選擇相信這是李洪志在考驗我們修煉堅定不堅定。當時,我們根本覺察不到自己已經受到了李洪志的邪說毒害和精神控制,還寄希望于李洪志很快就會用他的“神通法力”扭轉局面。李洪志1999年5月在新西蘭法會上最后講了一句話“一個不動,就制萬動”,這句話成為了我們的方向標,我們決定照常堅持在家里習練“法輪功”。

  2001年,學校為了挽救我,想盡辦法要幫助我認清“法輪功”的邪教面目??上У氖?,那里的師資力量薄弱,可供學習的資料太少,我沒能認清“法輪功”的邪教本質,沒能從思想上解脫出來。但是,為了能完成學業,而且也不想再因為“法輪功”而損失什么,我選擇了暫時放棄“法輪功”,暫時不再習練“法輪功”。后來,我得以完成大學學業。

  誤醫誤藥,父親離開人世

  2003年,經過反邪教工作人員的努力,我父親也脫離了“法輪功”。他對于“法輪功”,有了自己的反思;對于李洪志,有著深深的怨恨。家里只剩下母親一個人還在堅持習練“法輪功”,也正因此,父親和母親之間開始產生隔閡,他們多次因為對“法輪功”的觀點沖突而鬧得不愉快。父親不準母親練“法輪功”,而母親卻總要勸他習練“法輪功”。一說到“法輪功”,父親往往就要發火,甚至破口大罵李洪志,這樣一來,母親就很不高興。最后,母親不得已只好暗自偷偷練功,偷偷聽李洪志的“講法錄音”,不敢讓父親知道。

  李洪志說過,“遇到問題要向內找,只要提高心性,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放下“執著心”,李洪志的“法身”就會管,會幫助化解磨難。然而,父親不斷地“向內找”,放下了這個“執著”,放下了那個“執著”,把李洪志當成佛,而李洪志這個“宇宙主佛”卻說一套做一套,所承諾的東西沒有任何一點兌現。殘酷的現實使人清醒,當父親發現自己上了一個大當,這種奇恥大辱,怎能叫他不憤怒呢?

  父親放棄了“法輪功”,重新拾起往日被他丟棄的一切,重新過回正常人的生活,痛定思痛,重新創業,就像當年那樣忙碌,每天為事業而奔波,勞心勞力。父親一心想要再次為家人締造幸福的生活,以彌補對家人的“虧欠”,他后悔為家人帶來了“法輪功”這場無妄之災。本以為“法輪功”的事就這樣翻過一頁,不料,一個更大的劫難卻接踵而來。

  2005年,父親的身體開始出現一些狀況,小腿皮膚有時會滲透一些液體出來,但是因為不痛不癢,盡管父親覺得奇怪,但也沒當一回事,只顧著忙生意的事。

  我們練“法輪功”之后,由于接受了李洪志的所謂生病是在消業、練功人不會得病、遭受痛苦是在償還業債等歪理邪說,都養成了忽視健康、無視身體狀況的習慣。即使父親和我已經沒有習練“法輪功”,可是思想中卻保留了這種歪理邪說,保留了這種無視健康的習慣,一般都不去理會身體出現什么癥狀。特別是我母親,在沒練“法輪功”之前,她總是非常重視一家人的身體健康狀況,哪怕家人身體有點小癥狀,她都會急忙去找醫生咨詢、開藥回來??墑?,練了“法輪功”之后,如果看到我們身體出現什么狀況,她就會說“這是在消業”。當母親看到我父親的身體出現這種滲透出液體的異常現象時,她不是勸他去醫院檢查,而是借此機會反復勸他要重新習練“法輪功”。父親不肯練,她也不會管他需不需要看醫生,反而是求李洪志“幫助讓他好起來”。就這樣,不知不覺中釀成了悲劇。

  父親的身體出現了這種異常癥狀,大約半年后,腹部開始腫脹起來,雙腿也開始顯出水腫。我在電話里聽說了父親的身體情況,于是辭掉了工作,從外地趕回家里照顧父親。父親不相信自己身體會有什么大問題,而母親也不會想要他去看醫生,我跟母親商量,她卻認為這是李洪志的“法身”在“點化”他重新回來習練“法輪功”,我堅持還是穩妥一點為好。我帶父親去醫院做檢查,結果發現是肝癌晚期,醫院對此也無能為力,問為什么等到現在才來醫院,我們啞口無言。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但是父親倒是很樂觀,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很坦然。父親覺得,留在醫院里折騰沒有意義,不如回家靜養,將生命最后的一點時光用來陪伴家人。

  由于肝腹水的癥狀越來越嚴重,父親雙腿和腹部越來越腫脹,以至沒辦法行走,也沒辦法正常休息,生活已經不能自理,大部分時間只能是斜靠著背躺在床上。因為身體難受,根本無法入眠,每天幾乎24小時都十分疲倦地醒著。這樣艱苦的情形,整整持續了一個多月,直到他油盡燈枯。

  眼看著父親一天比一天難挨,我十分揪心,實在是看不下去,叫來救護車把他送到醫院。好不容易折騰到了醫院,父親還是一樣睡不著,并且每天只能依靠注射鎮痛劑來維持。面對這樣的場景,親人們無不暗自傷心落淚。

  父親根本不想住在醫院,在醫院待了幾天,他就總是對我說:“我還是想回到家里好,不想在這里?!痹諞皆赫餳柑?,父親變得憔悴了許多??蠢叢諞皆閡裁揮惺裁從?,經過一番猶豫,我決定還是尊重父親的心愿,因為也許這是我最后能為他做的事。

  但是,經過這一去一來,父親的狀況大不如前。在家里的天臺上,我推著輪椅陪父親一起看夕陽西下,父親感嘆地對我說:“我已經沒有意志再堅持下去了。想不到等到老了的時候,會經歷這樣的結局?!?/p>

  這一個多月時間,母親將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李洪志身上,求李洪志拯救我父親的生命,母親每天抽時間自己一個人在房間里用李洪志教的所謂發正念的方法來“幫助父親治病”,希望能讓他康復。然而,沒有任何奇跡出現,父親的狀況繼續惡化,一天不如一天。于是,母親再度勸說父親,跟他說“不能放棄大法”,勸他向李洪志的“法像”認錯,勸他求李洪志原諒、求李洪志救命,并且要重新修煉。然而,父親聽了,只是搖頭嘆氣,什么也沒有說。

  從醫院回到家里,不過兩三天時間,父親的神志開始昏迷,半昏半醒,痛苦彌留,眼睛失去了光彩,呼吸漸漸微弱,身體一點點變冷。正是中秋節家家戶戶團圓喜慶的時候,我的父親卻永遠地離我們而去,走得是那么痛苦。那一年,他才51歲。

  在父親臨終之前,我開始慌了神,和母親一起不斷地求李洪志的“法身”慈悲挽救我的父親??墑?,父親一直到死都在痛苦呻吟,他是活活在癌癥疼痛的煎熬中熬到死的。一個自稱是“無限慈悲”“無所不能”“為眾生承受一切罪業”的“宇宙主佛”,竟然根本“不愿意”也根本不能夠幫助我父親,哪怕是減輕一點痛苦,哪怕是讓他可以死得安詳一點。

  盡管父親放棄了修煉,可他畢竟曾為弘揚“法輪功”做出了很多貢獻,為“法輪功”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墑搶詈櫓靜皇淺信倒?,“修大法是有福分的”,“如果不修煉了,那么,修大法所積的功德會轉變為常人的福報”,可是到頭來,不僅看不到任何的福分、福報,反而年紀輕輕就慘死于絕癥的折磨??杉?,李洪志的所謂宇宙大法,全是騙人的鬼話!

  死灰復燃,我再受其害

  可惜,父親用生命的代價換來的教訓,并沒有使母親和我醒悟。我們反而認為,是因為他放棄了“法輪功”、背叛了“大法”、罵了李洪志,所以才會生病、病死;是因為他不肯重新修煉“法輪功”,所以李洪志的“法身”才不肯?;に?。盡管親眼看見他痛苦地死去,可是,我們仍然認為,他死之后一定是圓滿上天了,李洪志一定會給予他天國的福報?;叵肫鵠?,我們真是可悲的癡迷者??!李洪志的歪理邪說就是一種精神毒品,它比世間那些毒品罪惡百倍。吸毒的,最起碼還知道毒品有害健康,而練“法輪功”的人,縱然親眼目睹親人、“功友”死在自己身邊,也不會醒悟,反而會更加癡迷下去,甚至一條道走到黑也不肯回頭。

  父親去世以后,母親仍然堅持習練“法輪功”,還時不時地勸說我要重新開始習練“法輪功”,以免像我父親那樣落得遺憾的下場——“不能走完李洪志安排的修煉道路”,還拿李洪志的“新經文”給我看。但是,我因為忙于工作,也沒怎么用心想“法輪功”的事。一直過了兩三年,我才在家里又拿起“法輪功”的書籍認真讀起來,這一“充電”,又把我給卷進去了。李洪志那些歪理邪說“病毒”,就像被激活了。李洪志要求“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又說“大法弟子如果不能證實法,將來的下場會很悲慘”“自我做起維護大法是每個人的責任”,所以,我心頭自然隱隱有種擔心,擔心自己如果不“證實法”,將來會被災難淘汰。

  此后,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只要碰到合適的機會和適合的對象,我就會向人“講真相”,然而,我卻不知道自己以為的“法輪功”真相,其實全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組織惡意編造的謊言和謠言。由于無知,我成了李洪志的炮灰,最后因為傳播邪教,危害社會進了監獄。

  痛悔和反思

  當我最后終于認清李洪志和“法輪功”邪教的真面目,從“法輪功”的騙局里徹底醒悟過來時,才發現,失去的一切都已經無法再追回。

  “法輪功”給我的家庭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它害我父親被病痛折磨致死,它奪走了我們原本幸福完整的家,它破壞了我們原本充滿希望的人生,給我們留下了永久的遺憾,它使我們痛心,它使我們的親人一再傷心。

  為“法輪功”而喪失生命的人已經太多太多,前人已經留下了太多的慘痛教訓。我和我的家人的經歷,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說明即使放棄習練“法輪功”,如果沒有從思想上真正轉化,如果沒有從內心深處去除它的那些余毒——歪理邪說和邪知邪見,它終有一天會死灰復燃,使人再受其害,乃至付出生命代價。

  如果要我形容李洪志和“法輪功”的罪惡,我只能說,罪惡何止滔天!它不僅殘害生命,更甚的是扭曲我們的人性與靈魂。對待“法輪功”,我們不能有一丁點的姑息、容忍,邪毒務必除盡。

  當我試圖跟母親講述我的認識時,母親對我說:“如果你走向大法的反面,我就跟你斷絕母子關系!”看著母親執迷不悟的樣子,我的心都在滴血。試問,世上還有多少傷害比這更殘忍?

 ?。ㄎ惱陸諮∽浴?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广西快乐双彩预测分析中国福彩网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